[泰戈尔]泰戈尔诗集摘抄,泰戈尔诗选,泰戈尔作品,泰戈尔著名简短的诗
您现在的位置:泰戈尔,泰戈尔诗集摘抄,泰戈尔诗选,泰戈尔作品,泰戈尔著名简短的诗
  • 泰戈尔:沙丘地

    泰戈尔:沙丘地 泰戈尔:沙丘地 西边的果园、树木、耕地延伸着,延伸着,溶入远方森林的紫岚。 绍塔尔族的村庄隐没在果浆树、棕榈树、罗望子树丛里,没有树荫庇护的红土路蜿蜓绕过村庄,犹如墨绿的纱丽的殷红贴边。突兀地矗立着的一株棕榈树,仿佛在为羁旅的迷茫指示方向。...

  • 泰戈尔:池畔

    泰戈尔:池畔 泰戈尔:池畔 站在二楼窗口望得见池塘的一角。 帕德拉月①,池塘涨满了水,闪耀着草绿丝绸似的光泽,拖长的树荫在水中扭动。 池畔种了几畦水芹、芋头。微斜的堤坡上几株槟榔树面对面地站立着;岸边有夹竹桃,洁白的百合花,芳香的素馨花;被冷落在一边的夜来...

  • 泰戈尔:信

    泰戈尔:信 泰戈尔:信 我寄给你一本装满诗的书。 密密麻麻的诗挤在一个笼子里。你得到所有的诗,但得不到它们之间的罅隙。 降落在广宇般的闲暇的场所的诗,如今被冷落在身后。 如果撷取午夜的繁星编一串项链,在造化的商店里或许可以高价出售。然而,具有审美情趣的人...

  • 泰戈尔:名声

    泰戈尔:名声 泰戈尔:名声 尼斯兄: 我十九岁那年,你二十五岁左右,已出版了两部长篇小说:《康达姑妈》和《潘珠的怪癖》。此外,《时代的车轮》月刊上正连载你的小说《血痕》。 你的成就轰动了全国。 我在学院的文学研讨会上赞扬你比般金钱德拉查特吉①更伟大,引起了...

  • 泰戈尔:做错事的孩子

    泰戈尔:做错事的孩子 泰戈尔:做错事的孩子 你说我太溺爱迪努,为此你很恼火。 我喜欢他,只看到他顽皮,看不到他闯祸。我爱他,也生他的气,这决不是假话。 大凡人都这样,不是特别圆滑的话,缺点容易被发现。 倒楣的迪努淘气得让人讨嫌,但他本质不坏。他的过失成堆,但不给人...

  • 泰戈尔:新居

    泰戈尔:新居 泰戈尔:新居 马俞拉基河畔,我养的梅花鹿和小牛犊整天形影不离,情深义厚,两者的关系跟耳鬓厮磨的红松、穆胡亚树一样。红松和穆胡亚树的叶子同时落在地上,落在我的窗台上。 上午,阳光把挺拔的棕榈树的影子,悄悄地投落在我房间的墙上。 沿河踩出了一条红...

  • 泰戈尔:短笛

    泰戈尔:短笛 泰戈尔:短笛 卖牛奶的吉努居住的小巷边有一幢二层楼房,一楼窗户钉着铁条。湿漉漉的墙壁泥灰驳落,到处是褐色的斑痕。用美国布做的门帘上画着财神迦奈斯。除了我,租用一楼房间的还有一个生灵蜥蜴,它与我的区别在于它不缺少食品。 我是商业厅最年轻的文书...

  • 泰戈尔:空隙

    泰戈尔:空隙 泰戈尔:空隙 量力而行,不可太劳累了!耄耋之年,是对我的心讲这句话的时候了。 我开始适量地遗忘,让时间出现一些空隙。 孩提时代,我责任的墙壁有许多孔洞。我无羁地驰骋想象,游历帕拉兹①村庄,在京城摩羯陀登位,发布号令。 如今,我的心回归了那时忘...

  • 泰戈尔:溺死的男孩

    泰戈尔:溺死的男孩 泰戈尔:溺死的男孩 村里一个十来岁的男孩,颇像残壁下一棵野草没有园丁照料;既领受阳光、空气、雨露的爱抚,也忍受尘埃、虫豸的骚扰;山羊啃一口,黄牛踩一脚,非但不甘心死,反而长得茎秆粗壮。 他爬树打酸枣,掉下来摔断了骨头。 他误吃了含毒的野果,头...

  • 泰戈尔:步步高升

    泰戈尔:步步高升 泰戈尔:步步高升 楼梯口左面的走廊里,我每天上午跟尼勒穆尼学习英语。 破墙旁边有棵高大的罗望子树,结果的季节,猴子在树上蹦来窜去。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离开英语课本,追踪猴子摇动的尾巴。每每此时,先生拧我的耳朵,以证实我与红眼猴在理性上的差异。...

  • 泰戈尔:儿童圣地1

    泰戈尔:儿童圣地1 泰戈尔:儿童圣地1 几更天了?没有回答。 蒙昧的光阴在亘古的迷津里徘徊,望不见陌生的路的终端。 山底下的瞑暗像倒毙的恶魔的眼珠,叆叇的浓云压迫苍穹的胸脯,洞穴里一团团黑雾犹如剁碎的夜阑的肢体。 天边刺目的火光,忽明忽灭,那是无名煞星红眼的窥视?...

  • 泰戈尔:剧本

    泰戈尔:剧本 泰戈尔:剧本 我写了个剧本。 先简单介绍一下内容:雷神因陀罗的贵宾阿周那步入天堂乐园,歌舞伎优哩婆湿上前敬献花环。阿周那手足无措地说:女神,你是天国的名伎,享有完美的荣誉。你的风姿无可疵议。容我向你施礼,你芳香的花环应当献给神仙。 天国没有匮...

  • 泰戈尔:旅伴

    泰戈尔:旅伴 泰戈尔:旅伴 世界上不缺少不美的人,比起不美的人,我的旅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这委实是件稀奇事儿。 他的秃顶与年龄不相称,所剩无几的头发也已斑白。两只小眼睛没有睫毛。他皱着眉头东张西望,好像在稻田里拾稻穗。他的鼻子高而宽,占据了四分之三的脸盘。...

  • 泰戈尔:朝觐者

    泰戈尔:朝觐者 泰戈尔:朝觐者 我们冒着严寒启程。 这是时机最糟糕的极其漫长的旅程,道路迂曲,朔风刀一般锋利,寒冷不可抵御。 驼峰磨伤、脚痛难忍、脾性暴烈的骆驼,不时趴卧在融化的冰雪上。 想起春天山底下的宫苑,衣着华丽、手擎盛满芳醴的杯盏的名媛淑女,心里好不...

  • 泰戈尔:库帕伊河①

    泰戈尔:库帕伊河① 泰戈尔:库帕伊河① 我在心里望着帕德玛河②流入迷蒙的地极 帕德玛河此岸的沙滩不抱奢望,安于清贫,因而无畏。 彼岸有青翠的竹林、芒果园、苍老的榕树、粗壮的榴莲树,不和谐地混杂其间的一堵断壁。池塘畔是黄灿灿的油菜地,路旁生长一丛丛荆棘。一百五十年...

  • 泰戈尔:儿童圣地2

    泰戈尔:儿童圣地2 泰戈尔:儿童圣地2 虔诚者坐在山巅皎洁的宁静中,不眠的目光寻觅星光的暗示。 云团凝聚,夜鸟哀鸣飞翔的时刻,他说:别害怕,兄弟,记住人是伟大的。 他们不以为然地说:太初的力量是兽性,兽性是恒久的。 诚实实际上是自欺欺人。 蒙受打击时,他们惶恐地打...

  • 泰戈尔:新时代

    泰戈尔:新时代 泰戈尔:新时代 今天,在清晨牧场挤了第一桶牛奶,集市的商人做成第一笔生意之际,我迎着清新的晨光,挎着篮子,叫卖略黄的未成熟的果实。 我在路上徜徉了几个小时。 许多人对我的果实议论纷纷。许多人拿了又退回来,许多人品尝而不掏钱。 一天荏苒地逝去。...

  • 泰戈尔:不同的童年

    泰戈尔:不同的童年 泰戈尔:不同的童年 厨房是希罗娜阿姨的活动天地。 总见她夹着两只铜罐到池塘汲水。筑了石阶的池塘,离厨房不过两铜罐的距离。 她那丧母的外甥整天光着脊梁,脑袋里进不去任何忠告。这个无正经事可做的淘气包,俨然是池塘的主人。一高兴就跳进池塘,一面游泳...

  • 泰戈尔:告别

    泰戈尔:告别 泰戈尔:告别 是我走的时候了,妈妈,我走了。 当清寂的黎明,你在暗中伸出双臂,要抱你睡在床上的孩子时,我要说道:孩子不在那里呀!妈妈,我走了。 我要变成一股清风抚摸着你;我要变成水的涟漪,当你浴时,把你吻了又吻。 大风之夜,当雨点在树叶中淅沥...

  • 泰戈尔:儿童圣地3

    泰戈尔:儿童圣地3 泰戈尔:儿童圣地3 云散天晴,东方地平线上跃出了启明星。大地的胸膛徐呼出一声惬意的长叹。林径上荡漾着绿叶簌簌的絮语,鸟儿在枝头唱歌。 时辰到了。虔诚者肯定地说。 什么时辰? 启程的时辰。 他们不解其义,坐着胡猜乱想。 晨曦的爱抚渗透泥土深处,世界...

  • 泰戈尔:普通的姑娘

    泰戈尔:普通的姑娘 泰戈尔:普通的姑娘 我是深闺内院里的女子。 您不会认识我的,萨拉特先生①。 我拜读过您最新的小说《枯萎的花环》。您笔下的女主人公埃鲁克茜三十五岁溘然去世。她曾与二十五岁的情敌激烈搏斗,我看得出,您非常仁慈,您让她赢得了胜利。 现在说说我自己。...

  • 泰戈尔:儿童圣地5

    泰戈尔:儿童圣地5 泰戈尔:儿童圣地5 乱石横卧的山路崎岖、艰险。 虔诚者在前面带路,身后是强者、弱者、年轻人、老年人、统治者、半饥半饱的农夫有的脚底起泡,精疲力尽,有的满腔忿懑,有的产生怀疑。 他们计算迈出的步伐,不时询问:还有多远? 虔诚者以歌声作为回答。 他...

  • 泰戈尔:召唤

    泰戈尔:召唤 泰戈尔:召唤 她走的时候,夜间黑漆漆的,他们都睡了。 现在,夜间也是黑漆漆的,我唤她道:回来,我的宝贝;世界都在沉睡,当星星互相凝视的时候,你来一会儿是没有人会知道的。 她走的时候,树木正在萌芽,春光刚刚来到。 现在花已盛开,我唤道:回来,我...

  • 泰戈尔:昆虫的天地

    泰戈尔:昆虫的天地 泰戈尔:昆虫的天地 卡弥尼树的枝丫,悬曳着露水打湿的坚韧的蛛丝。花园曲径的两旁,星散着小小的棕色蚁垤。上午,下午,我穿行其间,忽然发现素馨花枝绽开了花苞,达迦尔树缀满了洁白的花朵。 地球上,人的家庭看起来很小,其实不然。昆虫的巢穴何尝不是如...

  • 泰戈尔:儿童圣地4

    泰戈尔:儿童圣地4 泰戈尔:儿童圣地4 旅人从各个角落出发 从尼罗河流域,从恒河之滨,从西藏冰冷的河谷,他们漂洋过海,翻山越岭,穿过无路的沙漠,在葛藤如网的密林里开辟道路,在城墙环护的都市大门前走来了。 他们有的徒步,有的骑马,骑象,骑骆驼。 有的战车上飘扬着中国...

  • 泰戈尔:美艳

    泰戈尔:美艳 泰戈尔:美艳 如同白金戒指镶嵌的钻石,一抹阳光透过满天云霭的空隙,斜照着原野。风还在呼呼地吹着。木瓜树惊魂未定。北面的田畴上,苦楝树显出一副抗争的气派。棕榈树梢嘟嘟囔囔地发着牢骚。 时间大约是一点半钟,潮湿林木闪闪发光的晌午,跃入南墙北墙开...

  • 泰戈尔:英雄

    泰戈尔:英雄 泰戈尔:英雄 妈妈,让我们想象我们正在旅行,经过一个陌生而危险的国土。 你坐在一顶轿子里,我骑着一匹红马,在你旁边跑着。 是黄昏的时候,太阳已经下山了。约拉地希的荒地疲乏而灰暗地展开在我们面前,大地是凄凉而荒芜的。 你害怕了,想道我不知道我们...

  • 泰戈尔:第一次的茉莉

    泰戈尔:第一次的茉莉 泰戈尔:第一次的茉莉 呵,这些茉莉花,这些白的茉莉花! 我仿佛记得我第一次双手满捧着这些茉莉花,这些白的茉莉花的时候。 我喜爱那日光,那天空,那绿色的大地; 我听见那河水淙淙的流声,在黑漆的午夜里传过来;秋天的夕阳,在荒原上大路转角处迎我,如...

  • 泰戈尔:黄鹂

    泰戈尔:黄鹂 泰戈尔:黄鹂 我疑惑这只黄鹂出了什么事,否则它为何离群索居。第一次看到它,是在花园的木棉树底下,它的腿好像有点瘸。 之后每天早晨都看见它孤零零的,在树篱上逮虫;时而进入我的门廊,摇摇晃晃地踱步,一点儿也不怕我。 它何以落到这般境地?莫非鸟类的...

  • 泰戈尔:祝福

    泰戈尔:祝福 泰戈尔:祝福 祝福这个小心灵,这个洁白的灵魂,他为我们的大地,赢得了天的接吻。 他爱日光,他爱见他妈妈的脸。 他没有学会厌恶尘土而渴求黄金。 紧抱他在你的心里,并且祝福他。 他已来到这个歧路百出的大地上了。 我不知道他怎么从群众中选出你来,来到...